微信掃一掃

 關注傳習邦
熱搜詞
在線教育 國際教育 科創板 教育
 投資  少兒英語 幼兒園 托育
投稿須知

1、您應對投遞的任何圖文試听資料享有合法權益並承擔法律責任。
2、您投遞稿件的著作權和其他知識產權均歸作者所有,並授權本網站享有稿件的版權包括但不限于復制權、發行權、出租權、信息網絡傳播權、改編權、翻譯權、匯編權等作品相關全部權利)。本網站默認您對其投遞的稿件擁有合法知識產權,直至他人提出異議。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權益造成法律糾紛,一經發現,立即刪除處理。本網站概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或賠償義務。
3、您在本網站上投遞並發表的一切稿件僅代表其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由您承擔一切因其自身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責任。
4、您須尊重網上道德,遵守有關法律法規。嚴禁發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過電子郵件向本網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視為授權本網站免費使用稿件。
6、您投遞稿件時,應注明投稿者的聯系方式、身份證明、著作權證明等。
7、您一旦在本網站投稿,即表明其認可以本投稿須知內容,並承諾嚴格遵守。

                               -- 傳習邦 --
  • 一季度研發只投250萬!新華文軒跨界「信息化」,正在交學費?
    傳習邦
    2019-11-13 
    由中小學教材出版、發行,向更上游的教育行業滲透,一直是新華文軒的既定方針之一
    一季度研發只投250萬!新華文軒跨界「信息化」,正在交學費?

    關注傳習邦,深刻洞察教育行業。傳道學習,教育興邦。

    撰文 | Bugle X

    編輯 | 初見

    新華文軒,由四川省的新華書店系統轉制而來,中小學教材配送為其主營業務。2005年,四川新華發行集團改制完成,設立上市主體新華文軒。2007年5月,新華文軒在港交所主板上市,成為國內出版發行業第一家在港上市的H股公司。

    2010年8月,新華文軒向發行業務的上游書業延伸,以市場化方式打包收購四川出版集團下屬的15家出版社,成為國內文化體制改革的突破性成果之一。2016年8月,新華文軒成功回歸國內A股,開創國內出版傳媒行業A+H兩地上市之先河。

    眾所周知,無紙化時代,印刷、發行、傳統出版,皆為夕陽產業。新華文軒主體業務為教材發行,距離教育「最近」,與國內地方傳媒集團步調一致,跨界教育,也成為新華文軒奮起改革、業務轉型的方向。

    然而,上市12年過後,轉型的結果呢?

    - 1-

    一次受挫︰學校投資鎩羽而歸

    由中小學教材出版、發行,向更上游的教育行業滲透,一直是新華文軒的既定方針之一,多年努力也大有斬獲。

    2012年10月,新華文軒收購四川卓泰實業旗下卓泰投資51%的股權,更名為文軒卓泰投資(文卓投資),打造教育投資平台。不久,文卓投資出資2600萬元現金、估值8.1億元的實物資產投資興建四川文軒職業學院(高職)、四川文軒職業學校(中專),正式進入教育投資板塊。

    2013年,文卓投資合並新華文軒旗下另一教育投資平台中卓投資,接管中卓麾下的四川聯合經濟專修學院。

    2014年3月,由川內教育投資大鱷嚴玉德(四川德瑞集團、港股上市公司董事長)主控的四川外國語大學成都學院引資,新華文軒出資2.6億元,獲得成都學院24.3%的出資人權益(股權)。

    兩年不到的時間,新華文軒主控三校,參股一個民辦二級獨立學院,崛起為國內教育投資的重鎮之一。

    投資收益方面,控盤三校的文卓投資2013年虧損2800萬元,2014年淨利4400萬元,2015年淨利3500萬元。奇怪的是,進入2016年,文卓投資突然馬失前蹄,三校之中居然有兩校停止招生或停止資源投入,造成1-9月虧損840萬元。

    一向財大氣粗的新華文軒果斷「割席」,打包文卓投資51%的股權+1.2億元債權,作價5.7億元通過西南聯合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

    2017年4月,國內著名的地產大鱷泰合置業集團與新華文軒、四川出版集團訂立三方協議,一舉拿下文卓投資51%的股權,其中,新華文軒直接持有的48%作價4.23億元,實際進賬僅為1.15億元。

    另一方面,2016年1月,由四川德瑞集團為核心資產的成實外教育在港上市,成為國內第一家海外上市的全日制學校辦學集團,教育投資大鱷嚴玉德度過資金難關。

    匪夷所思的是,成實外教育通過旗下四川瑞德與新華文軒簽訂協議,作價2.6億元(與兩年前的轉讓價相同!)購回成都學院24.3%的股權。2.6億元巨資,免費讓嚴玉德使用兩年,新華文軒真可謂「活雷鋒」!

    從2012年的大舉進入,到2016年的大潰退,新華文軒的學校投資鎩羽而歸,上演了一場罕見的大敗局。

    - 2-

    接著轉型?劍指︰教育信息化!

    新華文軒的教育轉型,學校投資為一翼,教育信息化為另一翼。2016年撤出學校投資之後,新華文軒押注教育信息化、言必稱教育信息化,成為國內出版發行集團教育轉型的一大典範。

    實際上,2016年的時候,新華文軒的「智慧教室」產品已累計服務教室5萬間,四川省內市佔率51%,文軒教育雲平台甚至列入四川「十三五」規劃。

    2016年中報、年報,新華文軒大書特書教育信息化,視為業務轉型的關鍵。

    在2017年之後的報表科目中,包括教育信息化在內的教育服務,與圖書出版、閱讀業務(即,一般發行業務)並列,成為新華文軒的三大主業之一。

    新華文軒的教育服務業務細分為兩大類,一類為眾所周知的中小學教材教輔配送,佔據收入的大頭,一類為新華文軒新進入的教育信息化+教育裝備。2018年中報,教育信息化+教育裝備業務斬獲2.7億元收入,同比超一倍增長,成為新華文軒最大的業務亮點之一。

    2018年年報,新華文軒實現營收82億元,同比增長11%;淨利潤高達9億元,但同比上升僅為0.9%。貼近一看,教學用書(即,教材教輔)的收入高達40億元,佔據新華文軒半壁江山,並在二胎新政、人口紅利的利好刺激下,保持8.8%的高位增長。

    一季度研發只投250萬!新華文軒跨界「信息化」,正在交學費?


    新華文軒業務構成(圖片來源︰同花順截圖)

    教育信息化+教育裝備業務實現營收7.6億元,同比增長24%,在國內出版發行集團當中名列前茅,確為新華文軒的亮點業務。

    根據一項「教育服務+互聯網」行動計劃,新華文軒由教學用書業務出發,全線業務「上網」,依托教育出版一體化的優勢,推出融媒教輔(文軒「一起教」)、AR教輔(妙懂課堂),推進文軒教育雲平台建設,打造教育服務的生態閉環。甚至在類似研學教育、教師培訓的「邊緣業務」,新華文軒也在嘗試布局。

    早在2017年6月,新華文軒便已聯手成都教科院,打造川內第一所「數字化空中學校」——成都數字學校。2018年12月,數字學校成功落戶自貢衡川實驗學校(即,自貢版「衡水一中」),為川內第二所。

    - 3-

    二次受挫︰「信息化」業務下挫近四成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2019年中報,新華文軒的教育信息化+教育裝備業務,收入大跌37%,經歷前所未有的潰退。截至第三季,境況似乎變得更糟。

    一個征兆是,向來「重研發」的教育信息化板塊,新華文軒一個季度的研發投入,居然只有區區250萬元,同比下降75%以上。常理上,一季度250萬的研發投入,只夠維持一個小團隊日常的開支、運營。不重研發,新華文軒的教育信息化,前途何在?

    另一個征兆是,作為教輔發行改革重大項目的在線教輔渠道平台"優學優教",運行一年多時間,截止2019年中報,僅覆蓋600+個學校,40萬學生。慢之又慢,可謂龜步。

    與一再中標省內區縣級教育信息化項目的中南傳媒(湖南出版集團)、皖新傳媒(安徽發行集團)相比,新華文軒鮮少參與區縣教育信息化招標,遑論中標?隨著教育信息化2.0戰略的落地,中南傳媒、皖新傳媒明顯加大了研發投入,在省內市場,皖新傳媒甚至可與教育信息化巨擘科大訊飛同台PK,不落下風。

    四川本省上市公司當中,電視、平板行業的四川長虹亦為教育信息化的活躍玩家,2017年涼山州雷波縣「三通兩平台」建設一個標,長虹教育便斬獲近億元的進賬。

    相比之下,新華文軒起了一個大早,卻罕有大手筆的研發投入,以至于教育信息化由1.0升級為2.0,在隨之出現的行業大洗牌中,慢慢走向沒落。

    - 4-

    傳統出版不「夕陽」,「信息化」卻下滑?

    人口大省四川,當然也是教育大省,成都一地就有民辦教育的「五朵金花」。2016-17年後,內地辦學機構密集登陸港股,形成日漸壯大的港股內地教育板塊,四川一省便有成實外、天立教育、博俊教育、希望教育、銀杏教育五個辦學集團上市,形成海外上市「教育川軍團」

    對于教育而言,新華文軒守住了一個「大碼頭」,每年光是教學用書發行一項,便有40億元的收入,即使在作為教材發行「小年」的2019年,上半年的增速也在4%以上。

    更關鍵的是,對于業務轉型,新華文軒有財力,有見識,也有決心——畢竟,新華文軒是國內最早上市的出版發行集團之一,主營業務距離教育也「最近」。對于跨界教育、轉型教育,早就做出規模宏大的戰略布局。光是針對「三通兩平台」建設,新華文軒便一度布局智慧校園、智慧課堂、數字學校、文軒雲平台四大產品......不可謂決心不大、決策能力不行

    實際落地的結果卻是——一挫于2016年退出學校投資,再挫于2019年教育信息化業務大幅下滑!個中原因讓人深思。

    在著名出版人何志勇(歷任四川出版集團總編輯,現任新華文軒董事長)的帶領下,新華文軒的傳統出版業務早已走出持續虧損的困境,先後實現實現板塊整體扭虧(2016年)、全部出版社扭虧(2017年)。

    2018財年,文軒出版板塊的利潤,高達1.6億元,成為新的增長引擎。即使在文軒內部,「新興」的教育信息化業務都已在拖後腿。



    版權聲明

    凡來源為傳習邦的內容,其版權均屬傳習邦所有。
    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傳習邦對觀點贊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