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掃一掃

 關注傳習邦
熱搜詞
在線教育 國際教育 科創板 教育
 投資  少兒英語 幼兒園 托育
投稿須知

1、您應對投遞的任何圖文試听資料享有合法權益並承擔法律責任。
2、您投遞稿件的著作權和其他知識產權均歸作者所有,並授權本網站享有稿件的版權包括但不限于復制權、發行權、出租權、信息網絡傳播權、改編權、翻譯權、匯編權等作品相關全部權利)。本網站默認您對其投遞的稿件擁有合法知識產權,直至他人提出異議。若稿件因侵犯他人合法權益造成法律糾紛,一經發現,立即刪除處理。本網站概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或賠償義務。
3、您在本網站上投遞並發表的一切稿件僅代表其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由您承擔一切因其自身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行政或刑事法律責任。
4、您須尊重網上道德,遵守有關法律法規。嚴禁發表不良信息稿件。
5、您通過電子郵件向本網站投稿︰content@chuanxibang.com,即視為授權本網站免費使用稿件。
6、您投遞稿件時,應注明投稿者的聯系方式、身份證明、著作權證明等。
7、您一旦在本網站投稿,即表明其認可以本投稿須知內容,並承諾嚴格遵守。

                               -- 傳習邦 --
  • 瘋跑結束,在線英語賽道拐點已至
    Alter聊IT
    2019-11-20 
    現階段的英語教培市場,更像是一場在政策壓力、教育貸爆雷、市場加速洗牌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的連鎖反應

    英語培訓行業正在經歷新的拐點。

    創立于1998年的韋博英語,在第21個年頭陷入到了崩盤的境地,甚至在高管傳出跑路的消息後,直接讓教育貸成為眾矢之的。本以為韋博英語的“觸礁”,只是傳統英語培訓末尾淘汰的結果,但在線英語學習平台“朗播網”的欠薪風波、在線輔導平台學霸一對一被曝停止運營,無疑預示著英語培訓市場的淘汰賽仍在發酵。

    就在外界感慨哀鴻遍野的時候,另一群玩家卻選擇了“進擊”。

    流利說高調公布了最高2000萬美元的股票回購計劃,這家科技驅動的教育公司以實際行動表達了語言學習市場的樂觀前景;好未來交出了一份單季虧損1440萬美元的成績單,遠不及去年同期7700 萬美元淨利潤,股價卻在收盤時反漲13%;以及選擇10月份在紐交所上市的網易有道,大有在行業被唱衰時逆風IPO的跡象……

    前後兩種不同的境遇,看起來有些魔幻,可市場終歸不會說謊,結合英語培訓行業近階段的市場風向,不難找到個中原因所在。

    01 倒閉潮的溢出效應

    無論是好未來們不惜虧損換增速,還是流利說大手筆進行股票回購,絕非是拍腦袋決定的結果。

    以韋博英語為例,作為成人英語培訓市場曾經的巨頭,在經歷系統性塌方前已經在國內62個城市布局了154家線下門店,牢牢佔據了英語培訓市場的一席之地,所承載的用戶規模可能達到數萬甚至幾十萬的量級。

    可以佐證的是,在韋博英語資金鏈斷裂前的9月份,財務數據中仍然有超過3000筆交易,顯示為“收入”的交易金額共計約2772萬元。而在隨後發生的學員要求退費事件中,僅北京、上海、成都三地的退費金額就超過1億元之多。

    如果從純商業競爭的立場來看,韋博英語的倒閉無疑將釋放出大量的市場需求,對于流利說等競爭者而言,不失為加速搶佔市場的契機。畢竟不同于日語、法語等小語種市場培訓,英語培訓幾乎等于剛需。

    特別是對在線英語學習平台,諸如韋博英語等線下巨頭倒閉所引發的寒蟬效應,大概率會促使剛需用戶謹慎對待動輒數萬元的線下培訓,繼而將需求轉移到流利說等低客單價的在線平台。

    事實上,韋博英語並非是孤例,按照投資界整理的數據,2019年陷入危機的教育機構已經有20多家,不乏朗播網、萌塔教育、樂知英語等與在線英語學習平台。

    在不少媒體梳理出的原因中,矛頭直指教育貸︰學員一旦簽訂合同,金融機構會將貸款一次性打給教育機構,而學員無論是否上課,在合同期內都需要每月按時還款給金融機構。由于不少教育機構將預付費款項作為現金流用于擴張,致使在資金鏈斷裂後陷入經營瓶頸,最終以關店跑路的結局收場。

    沿循這樣的觀點,韋博英語的倒閉可能還只是序幕,根據去年7月份頒布的《關于規範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明確要求校外培訓機構“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出發點正是規避培訓機構一次性收取高額學費後跑路的風險,並將于2019年年底前完成全國線上培訓機構的備案排查工作,同時對培訓時間、課時收費限制、教師資質等做出規定。

    也就是說,那些學費分期貸款產品的設計規則未遵循規定,或者在資質和流程上不合規的玩家,仍然存在被淘汰出局的可能。

    當然換一個角度來看,線下倒閉潮的溢出效應也將是流利說等借機收割市場的契機。AI技術提供了低成本、高效率的英語學習模式,也在重新定義英語培訓的游戲規則,即便是教育資源欠發達的三四線城市,也可讓用戶以個性化、高效率的方式學習英語。

    02 進擊者的生存法則

    為語言培訓市場下一個定義的話,有著典型的馬拉松長跑模式,但同時也存在殘酷的叢林法則。

    韋博英語何嘗不是一個例子,當這艘巨輪觸礁沉沒前,還曾試著進行戰略轉型、架構調整,試圖通過合伙制、轉加以及股東追加投資借款等方式扭轉頹勢,可惜持續惡化的業績推遲了原定的融資計劃,遺憾失去揚帆起航的機會。

    可以歸咎于教育貸的腐蝕,可以從政策的影響中找借口,韋博英語失敗的深層次原因仍然是缺少競爭壁壘,僅僅以規模化的方式打造護城河,最終成也擴張,敗也擴張,掉進了自己制造的陷阱里。要知道,線下英語培訓屬于典型的重模式,但不同玩家的教學方法、教學內容和商業模式又不無相似。

    反觀那些在行業行至低谷時進擊的玩家,大多有著“勇悍”的一面,譬如前面多次提到的流利說。

    誕生于2012年的流利,王翌、胡哲人和林暉三位創始人都有著深厚的產品和技術背景,團隊成員也有的來自Facebook、IDSIA、Google等知名人工智能研究機構,包括牛津大學出版社英語教育出版主任陳驊老師,SPBCN中國英文拼字總決賽評委John Cressey在內的明星教研團隊。

    面對教育行業的種種弊端,人們對有效、個性化和價格合理的學習解決方案的渴望,流利說計劃用人工智能破解啞巴英語現象的流利說,篤信技術創新拉平巨大的信息鴻溝。

    于是在51Talk、滬江等扎根的在線英語學習市場中,主打“AI+教育”的流利說異軍突起,自主研發了國內首個“人工智能英語老師”,基于深度學習技術為每一位用戶提供個性化、自適應的學習課程,開闢了在線英語學習的新模式,並在牢牢抓住成人英語學習市場後,將少兒英語學習作為新的增長點。

    如何在叢林法則中生存下來,流利說有自己的優勢。

    從技術層面來看,三位創始人濃重的技術背景,使得流利說定位為一家科技驅動的教育公司,而非謹慎而保守的教育企業。將人工智能帶入教育行業的流利說,已然收獲了外界的認可,比如CBInsight在2018年評選的“全球100家最具潛力的人工智能公司”中,流利說是來自中國的7家公司之一,也是全球僅有的兩家教育公司之一。

    就數據層面而言,擁有1.388億注冊用戶的流利說,收集到了大量帶標注的語音數據。截止到2019年6月份,流利說已經建立了擁有335億條錄音句子、27億分鐘錄音的“中國人英語語音數據庫”。同時數據優勢又反哺了流利說的技術優勢,比如在PingWest舉辦的HAY!17語音識別 PK 賽上,流利說對中式英語的語音識別準確率已經超過Google、科大訊飛等公司。

    簡單為進擊者們做一個總結,好未來、新東方本就是教培市場的猛獸,有著“嗜血”的天性。流利說等敏銳的垂直市場新貴,同樣嗅到了新的機會點。畢竟每每舊巨人倒下的時候,也是新巨人出現的節點。

    03 慢行業的長期價值

    需要思考的另一個問題是,為何在政策壓力、市場風聲鶴唳的局面下,流利說等玩家依然敢于下注?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不妨先來重溫一下兩個和英語相關的“熱搜”。

    今年10月份,在湖南長沙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中心的一次集體采訪中,90歲高齡的袁隆平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意外飆了一段英語︰“Because China helps them to develop hybrid rice, African countries will have a bright future tomorrow.”(悄悄翻譯下︰中國幫助非洲國家培育雜交水稻,我相信他們的明天將會十分光明)

    今年5月份的時候,一位名叫安灝然的小學生憑借自編自導的英語情景劇走紅網絡。盡管還只是個9歲的孩子,安灝然已經可以講一口流利的英語和外國小朋友零障礙交流,乃至萌生了教別人學英語的想法。

    從9歲到90歲的年齡跨度,形象地刻畫了中國英語學習群體的畫像。參考教育部在2018年公布的統計數據,全國高等教育普通本專科和研究生在校人數超過3100萬,加上中等教育和初等教育的學生數量,國內學習英語的學生群體即已在2億人次左右,已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將英語作為外語學習的國度。

    在千億級的市場面前,不管是線下的教培巨頭,還是流利說等創新型選手,都沒有不在市場出現洗牌賽時搶灘登陸的理由。只是和互聯網“快魚吃慢魚”的游戲規則不同,教育以及在線教育都屬于“慢行業”。

    比如在需求旺盛增長、中產階級興起和技術創新的利好下,在線英語可以說是十足的黃金賽道,卻也出現了追風口、挖人口紅利等講求短期效益的玩家,最終在行業進入洗牌期時被迫退場。

    與之對應的是流利說的“慢策略”,從練習口語的工具到人工智能驅動的在線英語學習平台,流利說在賽道上甩開競爭對手後,並沒有選擇燒錢增長的模式,而是專注于產品和用戶體驗的打磨。據悉,他們還在加大教研師資力量的投入。

    可以給出的解釋是,在線教育和電商市場不無相似,戰略上同樣有著兩種路線︰一種是借助風口、紅利等外力快速擴張,典型的燒錢換規模;另一種是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主張的“客戶至上、創新和耐心”,對應的是流利說等深耕用戶體驗、技術創新驅動行業進化的長線經營。

    結合以往的經驗,第一種路線只要有外力輸入就不難看到增長,而第二種路線往往需要超過某個臨界點才會完全釋放動能。

    現階段的英語教培市場,更像是一場在政策壓力、教育貸爆雷、市場加速洗牌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的連鎖反應,勢必會加速淘汰那些只有外力才能增長的玩家,同時也可能預示著臨界點的到來,流利說等長期玩家的選擇不無道理。

    04 寫在最後

    韋博英語等老牌機構的滑鐵盧,或許只是掀開了行業亂象的一角,僅僅是凸顯了隱藏在消費金融潮水之下的風險暗礁。

    可從宏觀的商業規律來看,互聯網的人口紅利逐漸消失,以規模構築壁壘的邏輯注定站不住腳。至少當教培行業硝煙再起,聰明的玩家們趁機收割市場的同時,並沒有忽略將技術作為新的驅動引擎,或許這才是在線英語真正的拐點︰上半場靠紅利和政策盲區增長的時代已經結束,下半場將逐漸走出新路線。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Alter聊IT”,作者Alter。



    版權聲明

    凡來源為傳習邦的內容,其版權均屬傳習邦所有。
    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傳習邦對觀點贊同或支持。